灵渠老街


 

 

——千年的灵渠,嚼碎的老日子,在这有一惊没一乍的老水车上,讨喜遭烦地,吱呀呀地转,转到自己老死了。

 

6月,一行趣味相投的同事相约往桂林灵渠老街小游,到景区正值午饭之时。大家兴致高涨,决定先饱眼福再饱肚子。

两千两百年前,国土在始皇帝的运筹帷幄下,向心而合。始皇帝“以卒凿渠,而通粮道”,攻破西瓯,一举统一岭南。灵渠成为了始皇帝的军事创举,由于其连接湘、漓二江,成为重要水运交通枢纽和水利灌溉工程,也为千年来倚河而居的祖先提供了世代繁茂的资本。

我们穿过一条很长的倚河而建的老街。树影婆娑,人影安闲,水影奔逐。三三两两的人慢着走,一家家的路过。临河的店铺漫无目的地开着,基本上毫无装修,也无人拉客吆喝。倒是招牌挺扎人眼:锅烧兔肉、兴安米粉、好吃糍粑、美味野味。招牌粗劣而醒目,甚至一块大红纸上书几个大字:有中、晚餐。如此简单而直白,好像生活本来理直气壮,进我的店,卖给你吃的,出我的店,我自己做吃的。

一盘满嘴流油的猪蹄子,一团不粘牙的糯米血肠,一个烤得香脆酱黄的鸭下巴。在村人的饭点去欣赏村里的美景,最后变为,边走边瞟村人手里端着的碗里的美食。

河边的风光自然没有辜负人。饭毕,一脸困意的女人慢腾腾端着木盆,提着棒槌,挽起裤腿,袖口,到河边百无聊赖的捶洗衣服。不时捶一阵子,起身直了直困乏的腰背,扭动一番,再趁此用眼睛扫视一番斑驳的河面对街,有无相识的老乡,如果有那可真是太好了,可供她的嘴皮子消磨下无聊的光阴,若没有,数着河里流经的鱼也是个不错的消遣。

慢慢地,河岸上人少了,就只剩下了零星几个捶洗衣服的女人和睡不着午觉扎堆打牌的老人。此时,河岸的拱桥上有个背着婴孩的女人,正往河床走。她边走边回望,打探四周。然后她停下来,撩起衣服,露出雪白的胸脯,对着午后打着哈欠少有波痕的河面,挤出奶白的乳汁。那乳汁像长嘴壶的茶水一般,划出漂亮的弧度,惊扰了平静的河面,一圈圈打着激灵的波纹,便不再平静了。

我像个窃贼一般,紧张而不肯罢手,往前走了几步,忍不住回头,挤乳汁的女人正在整理她的衣衫。我打量了四周,并无他人,但住在河岸两旁的人家,不知道谁会在哪个窗户看到了这一幕,是否也如我这般,像个窃贼,观览了一个涨奶的女人,急切地想要甩掉生理上的包袱,便自尊也顾不得,先卸重再说吧。

千年的灵渠,嚼碎的老日子,在这有一惊没一乍的老水车上,讨喜遭烦地,吱呀呀地转,转到自己老死了。



惠州市东江公共文化研究所 www.pqea.org
- 联系地址:惠州市演达一路20号三环装饰城D区华熙广场二楼204
电话:0752-2101539 2809310    传真:0752-2101539 -
  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