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weetie


 

 

1

Sweetie生于201356,一晃就满四岁了。四岁,对于她来说,正是豆蔻年华、风华正茂的年龄。

 

2

我们家的洗衣房设在院门内一侧,像一个门房。按照微信上的段子,那就相当于警察局,而Sweetie就应该是警察局长了。她的待遇不错,住在洗衣房里的一幢别墅里。别墅雕龙画凤,红砖碧瓦,西派洋气。那是妻子的学生精心制作的一个智能楼宇科技创新参赛展品,门窗可电子操控,自动开启,展览后就送给了妻子。妻子想,我们家Sweetie刚好没有房子住哩,这别墅正好给了她。我们找来一个硬纸箱,里面填好软物,放到房子里,就成了Sweetie的床。她噗通跳进去,脑袋耷拉在纸箱边,很惬意的样子。看来,她特别喜欢。

说她是警察局长,她还真是尽职尽责。路边行人走动,她会汪汪地喊两声,盘查一下,那些想进院子里来的小孩,听到她的呵斥,便望而却步。她守土有责,不让异类入侵。我们小区野猫特多,常常窜到我家院子里来散步、晒太阳,她就会竭嘶底里地驱赶。那些猫们开始还有些惊恐,后来发现这位警察局长并没有配枪,况且其行为还受到法律的约束(绳索系住),所以渐渐也就不怕了。该溜达的溜达,该晒太阳的晒太阳。Sweetie拿这部分人没辙,久而久之就淡然无视,听之任之。好在倒也没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,她一定作如是想:既然对和平无碍,对环境无碍,倒不如落得个相安无事,一派和气,也就不再对他们讲狠了。院门进来了生人,她无论如何都是要汪汪地盘查的,直到“稽查部门”出来人应对,证实来者是客人,她才不再施威。摇身一变,反倒像一个经验丰富的侍女,踮起双脚,唧唧地把双手伸向来人,要和别人握手似的,与人示好。

现在,Sweetie成了我们小区的名人,出去散步,不时有大人或是小孩,隔老远就主动地向她打招呼:Sweetie,Sweetie!她则很有风度地回应:不是唧唧点头致意,就是要扑过去与别人作拥抱似的亲热状。

 

3

还是在读初三的时候,琪林琬林缠着妈妈说要养狗。妈妈不同意。说养狗太花精力,你们又是毕业班,谁来伺候?她们似乎不依,尤其是琪儿,一说起狗,就咕哝着嘴,一副要罢课的样子。妈妈没法,说如果你们双双考上一中,就同意你们养狗。考不上,免谈。结果琬林提前被一中特长生录取,而在中考后,她们两个均被一中录取。妈妈为了兑现承诺,放暑假后陪琪儿坐阿飞叔叔的车,到深圳一家在网上预定好的人家把“玩具体”的泰迪抱回了家。所谓“玩具体”,是对狗狗体形的分类。小型犬,最小的是“茶杯体”,大一点的是“玩具体”。琪琪告诉我,Sweetie的妈妈生了两个宝宝,都是女生,一个更小,本来是想要她妹妹的,可看上去有点病弱的样子。而这个家伙窜窜的,特顽皮,抢起食来,熊得很。妈妈说这个好养,就要了她。临走,主人很郑重地告诉了她的出生日子。因为她的毛黑亮黑亮的,就叫她小黑。就像娃娃刚刚出生,父母还没想好学名,就随口叫了一个乳名。

小黑来之前,我们就做足了功课。我去宠物店买了一个铁笼、床、碗、狗粮和便盆。琪林热情异常,上网查资料,怎样喂食,怎样教她教拉屎拉尿。为了让她养成到便盆里拉屎拉尿的习惯,琪林不时把她颈子上的毛一拎,放到便盆上,说尿尿,便便。琪琪还画了一张画贴在放便盆的墙上,示意她该怎样大小便。有时小黑还真把尿拉到便盆里了,为了鼓励她,琪琪就奖赏她一粒小食。这小家伙似乎会错了意,她时不时就跑去站便盆,既不拉屎,也不拉尿,巴不得时刻有得吃。

可能是离开妈妈不习惯吧,到惠州来的当晚把她放进笼里,她就哇哇大哭,只好把她放出来,安置到客厅,可是灯一熄,她又哇哇大叫。琪琪只有陪她,她闹得实在没气力了,才肯睡,这时琪琪早已筋疲力尽了。到了第三天,琪琪实在坚持不住了,带着哭哭的腔调说,妈妈,我不养了,我不养了,我要送她回去。琪琪第一次感受到了养育的艰辛和不易。

老实说,一开始我也不太同意养狗,我知道这样会给我们的生活增添不少麻烦。果不其然,小黑闹成这个样子,搞得一家人都不宁,我只好将她放到我的床边的拖鞋上睡觉。她倒也乖巧,从此不再哭闹。时日一久,我们混熟了,我到哪里,她就屁颠屁颠跟到哪里。晚上出去散步的时候,累了,她赖着不走,我就走到几乎看不到她的地方喊:小黑,快来,快来,抱抱、抱抱。这时,她像一只小鹿飞奔过来。我就把她捧在手上,不时有散步的人,用奇异的眼光瞥我,我想他们一定在心里这样说:这么个大男人,居然拽一个布狗狗玩,真不害臊!这时,小黑要尿尿了,挣脱着要下来,急急地找到有草的地方,两个后腿往下一蹬,左右瞄瞄,就像一个害羞的小女生。那散步的人也乐了:哈哈,好可爱,还真是一个小狗狗哩!

Sweetie到家里来不久,我们一家要到巽寮湾度假,去来两天时间,可是这小黑怎么安置呢?琪琪说,除了边境牧羊犬外,泰迪是狗类智商中排名第二的,相当于人类三岁孩子的智商。小黑生存能力又那么强,还怕她搞不掂。琪琪就按二天的食量,在屋子的不同地方藏了一些食物,好让她饿了找着吃。待我们休假回来,大事不妙,小黑并没有到事先准备的便盆出恭,而是随地大小便,所藏食物一点不剩。我们一脸愁相,这时的小黑却自得其乐、洋洋得意地跳来窜去,欢快得像在海洋里游荡。小琪没来得及喘气,就拿起消毒粉兑了水拖地。她说,度娘说了,如果不把气味拖掉,小黑今后就会随地拉屎拉尿,以为到处是她的厕所呢。看来,培养良好的习惯就得从娃娃抓起。

 

4

渐渐,小黑长大了,而毛色也由黑变灰变成咖啡色了。外行一见到小黑,以为是脏,像是人家好几辈子没有洗过澡似的,嫌弃得躲得远远的。但养过狗的内行人就知道,这种毛的泰迪,是罕见的纯种,总是伸过手来,爱不释手地摸了又摸。因此这种狗的价钱要比一般的泰迪要高许多。怪不得外行人问我们是几百元买的,而养狗的内行人却问是几千元买的呢。小琪在网上谈的价既不是几百,也不是几千,而是1800元。小琪是个谈判高手,极小就显现出了她的商业谈判头脑。

毛色变了,再喊小黑就不大恰当了,就像有的大人,起初给自己的孩子起名小平,后来人却长得牛高马大的,再喊小平,似乎不妥,于是改名,或玉平,或大平。由此,小琪母女仨就在一起为小黑改名,议来议去,就觉得小甜甜好。可是我们家除了我,都是学英文的,小甜甜像一个村姑的名字,不洋气,就翻译成洋名:Sweetie。我学了好久才记住她的名字。而外婆门奶奶,却始终喊不过来,就威提、威提的叫。

Sweetie本身是个玩具型的体态,长不大,热天,为了解暑,我们会将她的毛全部剃掉,她就完全变了一个模样:瘦瘦精精的,细腰长腿,成了骨感美女,俨然一个模特派。我们在小区里牵着散步,有小孩说猫猫,有说鹿鹿。的确,我们小区野猫多,有的就比Sweetie大,有时走在路上,猫犬相遇,相互对峙,反而是Sweetie佯装地没有看见,绕道而去。说来也怪,倒是遇见那些大狗,她要冲上去嗅嗅,毫无畏惧。当大狗有欺负的动作时,她便哇哇乱叫,以示反抗。

 

5

养狗本不应该受到指责,如果主人对狗狗管理不到位,确会对小区的卫生造成影响,这倒是养狗的主人们值得警醒的。我去过欧洲,也去过北美,他们那里的社区都有专门的遛狗场地,还备有狗狗的便袋。所以尽管狗多,环境却不脏。而我们小区,没有看到有多少狗出来遛(可能是遛狗的时段不同),但是不时能看到狗屎。在我遛狗的五个年头里,只看到市政协主席陈训廷和他妻子在遛狗时,将狗拉的便便用塑料纸包走丢到垃圾箱外,没见第二人。当然不包括我们一家。每次遛狗,我都会背一个小挎包,里面装了钥匙和纸巾,一是防备自己急用,再是防备Sweetie拉屎。如果没有带纸,起码也要用树叶或是树枝将狗屎弄到花丛中,不至于被行人踏到脚上。时常遇到不知是谁的狗狗拉了屎在路上,我们遇过,很是厌恶,心里咕哝:这狗的主人,也真是没有修养!刚刚绕过,却又于心不忍:要是来人踏到脚上,该是何等晦气呢。再说了,现在只有我们在遛狗,人家看到这堆狗屎,说不准就认为是我们的狗狗所为呢,也由此误会狗狗的主人。于是,我们就又折身回去,挎了树叶,包了狗屎,丢到花丛里。

Sweetie记性超强,比我不知要好多少倍。我牵她散步的时候,路上准会有垃圾袋所漏在路边的食物,如果她发现了,没有吃到,那么第二转走到此处时,她依然记得去嗟。有次,在垃圾桶边有一块带肉的骨头,她没有嗟到,过了一周,她路过时偏要往那个方向奔去,终于嗟到那块骨头,结果她很快就吐了。我想这家伙虽然嘴馋好吃,却也知道好歹,那块带肉的骨头,隔了那么长时间,一定是腐臭变味了。

 

6

因为主推收养Sweetie的是琪林,所以我们就叫琪林是Sweetie的妈妈,琬林是Sweetie的爸爸,妻子就自然是她的姥姥,我则是她的姥爷了。也许是一时的新鲜过了,也许是学业紧张,Sweetie的妈妈爸爸并没有过多地关心她,在她们的堂姐潇潇来之前,多数都是姥爷打理Sweetie的一切。打疫苗、洗澡、剃毛,只要不出差在外,天天跟她在一起散步。

Sweetie给我们家带来一些变化,也改变了我的生活习惯。因为sweetie,我必须想着要早点回家,要不然太晚,她会饿肚子;因为Sweetie,就是在外喝得再醉,回家后也要和她一起散步。狗狗是要遛的,同人一样,不运动,脏器就会退化;因为sweetie,餐桌上没有吃完的汤骨,我要打包,拿回去给她打打牙祭。天天狗粮,吃一样的东西谁都会腻,也让她换换口味;因为Sweetie,出差或是外出休假,就多了一份盘算,想着该怎样安排她的饮食与起居。

凡人都是有惰性的,有时累了,或是在外喝高了,人就不想动。如果人的惰性战胜理性,那么就很容易把原本正常的生活打乱,懈怠和散漫情绪就会滋生。从而由此及彼,危及其他,常规的生活就会被打乱得不成体统。这时,一想到Sweetie,就不得不强打起精神,与她去散步。散着散着,酒也醒了,疲也祛了,困也解了,人就来了精神。碰上熟人,必然相问:又在遛狗啊!这时,我常常是嘿嘿一笑:我那是在遛狗啊,是狗在遛我哩。这富有生活情趣的哲语,不知对方是否能体悟得到。

是啊,的确是狗在遛我。如果没有Sweetie,也许回来晚了,我就不管三七二十一,往床上一躺,鼾声掀天了;也许我早早往沙发上一歪,眼睛死盯着电视,几个小时就不再动身了。如果那样,我想我的肚子里一定是成天像怀着一个大西瓜了;双下巴的赘肉,可能把颈部撑得没有脖子了;走起路来,也一定像个步履蹒跚,年届六十的小老头了。看来,养狗,可以怡情;养狗,可以健身;养狗,可以和睦家庭啊!这样说来,Sweetie,之于我们家庭,我是最大的获益者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越来越不愿参和热闹的场面,尤其是那些出头露面的场合。同事们也发觉,近些年来,我逐渐淡出热闹,大凡开会、庆典等各类活动,我都请编辑部的同仁去。同时,我也逐渐辞去所有的社会职务,落得个清闲。现在最惬意的就是下班回家刨刨菜地,浇浇花水,玩玩文字,然后晚间与Sweetie散步。



惠州市东江公共文化研究所 www.pqea.org
- 联系地址:惠州市演达一路20号三环装饰城D区华熙广场二楼204
电话:0752-2101539 2809310    传真:0752-2101539 -
  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