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春之死谁之过


 

 

108,按照市局通知,我到了广东省警官学院参加培训。当学生、被管理、有节奏的生活,让我感到新鲜和快乐。入学的第三天,我在日记上写了:立正稍息向右转,点名报告走直线,起床睡觉听号声,秋高气爽忆当年。以此表达愉悦之情。

万万没想到的是,在第四天下午,就接到了所里的坏消息。女戒毒学员阿春吃面包卡住气管,送医院抢救无效窒息死亡。

我认识阿春。927日上午,我在工厂检查工作时,看见一个女学员精神状态不好,问她后得知她叫阿春,称头疼。我让医务室当日带她到中心医院检查,结论是毒品戒断综合症。在我的印象中,阿春的长相和性格一样,是一个不愿显露的姑娘。

尽管按规定,我在培训期间不承担单位工作,可同事的信息、领导的责怪却搅得我不得安宁。有人说,阿春有病,不该给她吃面包,不吃面包就不会死;有人说,阿春是得了病,医生诊断错误,延误了治疗时间;也有人说,在阿春病情加重之后,领导工作不深入,决策不果断;还有人说,事情发生后,我们内部有幸灾乐祸和吃里扒外的。对这些信息,我是接一条删一条,既不评论,也不回复。一方面,我想保持一个相对安静的状态,当好这20天的学生,要保证自己理论考试优秀,体能测试过关。另一方面,对这件事,我有自己的看法,有自己的标准。从理性上说,阿春吸毒之久,导致脑组织损伤和心肺功能衰弱,是她死亡的直接原因,吃面包卡住气管只是一个偶然因素。“不让她吃面包”,“不允许她吃面包”的说法既站不住脚,也是“马后炮”,没有探讨的意义。所以,从根本上说,阿春之死乃吸毒之过,吸毒就意味着死亡。

从良心上说,此事也可以不发生,至少可以晚发生或者不在所里发生。只要我们作风扎实一些,对阿春的照顾再周密一些,阿春可能会多活一些时间。因为事实说明,阿春是有病,也一定不是一种简单的毒品戒断综合症,如果说前面诊断不准确,还可以理解。但到了11号,阿春行动明显不便,我们应该及时采取措施,送进医院,可我们没有做到,这暴露出我们管理水平、业务技术水平不高和责任心不强的问题。这些问题是所里的问题,所里的问题首先是所长的问题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阿春之死是我之过。

我的这个过,是归纳起来的过,这个过也需要分解,否则既显失公正,也不能服众。

(作者系惠州市公安局强制戒毒所原所长、现惠州市其缘戒毒研究所所长)



惠州市东江公共文化研究所 www.pqea.org
- 联系地址:惠州市演达一路20号三环装饰城D区华熙广场二楼204
电话:0752-2101539 2809310    传真:0752-2101539 -
  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