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鹤峰头说楹联


 

 

在历史上,惠州白鹤峰东坡祠曾悬挂过什么楹联?这是个值得一聊的话题。

宋淳熙五年(1178),惠州知州韩磊重建东坡祠,丞相留正为之作记。此文今已不存,倒是在宋人王象之的《舆地纪胜》里录下了记中的两句联语:丰湖十里,面德有邻堂而环合;东溪千顷,并思无邪斋而落成。

这是笔者迄今见到的最早一副白鹤峰东坡祠联。它为东坡祠德有邻堂的坐向,以及其思无邪的方位,提供了文字参考依据。

据明代韩鸣鸾《罗浮志略》介绍:“留正字仲至。其父铸,本泉州永春人,清远军节度使从效孙。铸来惠州,于宋建炎三年十月生正。归善人徐敦实以女妻正。正在罗浮水帘洞梅花村读书,应惠州举,登绍兴庚寅进士。淳熙十六年拜右丞相,绍兴元年迁左丞相,进封魏国公。卒赠太师,谥忠宣。……夫留公生于斯,长于斯,应举于斯,从祀于斯,是土著也。”据此,也可以说,这是惠州人最先撰写的一副东坡祠联。

另一位惠州人,明代博罗名儒张萱,也曾为东坡祠撰联:继孟轲千四百年,文章业障;降邹阳一十三世,罪过轮回。

宋人钱济明《祭东坡先生文》云:“降邹阳于十三世,天岂偶然;继孟轲于五百年,吾无间也。”实为此联所本。联载张萱《苏文忠寓惠录余序》,作于明天启崇祯年间。

又据清人高承瀛《游粤纪闻》记述,清光绪初年,白鹤峰东坡祠的大门联亦为明人手笔,对仗严整,庄重大气:斯文垂粤海;此地配韩山。

作者陈联芳,字以成,号青田。福建长乐人。明嘉靖三十五年丙辰(1556)进士,授金华推官,以廉平著声。选监察御史,巡按宣大,再按广东,累官至南京太常寺卿。这副楹联应是他按察广东时撰书的。韩山在潮州,因唐代韩愈谪居于此而得名。

陈联芳为官不阿权贵,张居正生辰,百僚趋贺恐后,而他却若无其事,出游僧寺。为人廉洁自持,布袍敝帻,终身若寒士。殁后家无长物,子孙贫至不能举火。他所撰书的这副门联能够历经三百余年而不易。文以人传,恐怕是一个重要原因。

清乾隆五十年(1785),稽承志任惠州知府,为东坡祠书匾:“浩然独存”,又题联云:忠爱著朝端,即蛋雨蛮烟,魂梦里依然北阙;文章行海外,想赋诗饮酒,勾留处又得西湖。

稽承志,字二泉,江苏无锡人,举人。此联亦见载于 《中国名胜古迹对联选注》,文字有小异:忠爱著朝端,即蛋雨蛮烟,魂梦仍依北阙;文章行海外,想赋诗饮酒,勾留又在西湖。

又据高承瀛记述,东坡祠的正殿,悬有匾额“一代传人”,莫春晖题,配有楹联云:名重三朝,事业文章光宇宙;泽深五岭,冠裳庙貌壮湖山。

莫春晖,字南轩,一字载阳,号蕴庵,合州(今属重庆市)人,清嘉庆二十四年(1819)举人,大挑一等,历署归善、昌化、儋州等邑,后补兴县知县。著有《粤游飞鸿诗草》。此联当作于其署理归善县时。

清人林庆铨《楹联述录》卷三:辛未年,东坡先生生日,大城刘树君方伯溎年,同颜夏廷观察、宋华庭司马、潘伯时参军祭诗公祠,并献集苏一联云:白鹤归何时,且作祠堂傍修竹;先生喜而笑,故应主客尽诗人。

辛未年即清同治十年(1871),时刘溎年任惠州知府。这是一副集东坡诗句联。上联两句分别取自《和陶移居二首》和《书林逋诗后》。下联两句则分别取自《次丹元姚先生韵二首》和 《次韵张舜民出倅虢州留别》。论者以为:“集成句能如此工切,殊不易得。”(见清·雷瑨《楹联新话》)

刘溎年(1822-1891),字蜀生,号树君,又号约园。直隶大城(今属河北)人,清咸丰十年(1860)进士,授翰林编修。同治九年(1870)任广东惠州知府。于惠潮地区惩奸除害,创设义塾,教之礼仪,民俗为之一变。以书法名海内,嗜金石,所藏碑帖皆海内精本。亦工诗词,有《三十二兰亭室诗存》《约园词》等,内有不少吟咏惠州苏迹的作品,是一位“超级苏粉”。除了上述那副之外,他还有一副东坡祠联:小谪住神仙,感身世茫茫,谁代写当年笠屐;大江日夜流,叹英雄滚滚,可留得几处亭台。

此联载于邑人刘岱宗《惠州西湖诗集》(油印本)之二十六。清同治年间作品。

清道光年间,白鹤峰东坡祠有一副对联:

“与客话坡仙,几经瘴雨蛮烟,依然是风月当头,罗浮对面;

凭栏俯城郭,趁此落花飞絮,最难得岭南春满,江左人来。”

作者王铭鼎,(据光绪《惠州府志》,张友仁《惠州西湖志》作鸣鼎,鸣铭音近,应为传写之误。)贵州安化人,进士出身,道光三十年(1850)任归善知县,在任时重修东坡祠,此联当作于是时。上下联末二语,各自为对,于工稳之外仍见声采,既切合鹤峰景物,又贴合东坡豪迈生平和东坡艺术上的浑雄风格,称得上可诵之作。

另有一副长联,更为出色:

明月皓无边,安排铁板同琶,我亦唱大江东去;

春风睡正美,迢递珠崖儋耳,谁更怜孤鹤南飞。

作者江鸣鹤 (约1832-1883),字文彦,归善县城(今惠城桥东)人,晚清惠州进士江逢辰之父。好诗,曾与举人陈寿祺等结海天诗社于白鹤峰招鹤庐,多吟咏西湖之作,有诗句云:“吟哦如我久成痴,湖上人多唱我词。”自称“湖上莳花农”。

吴仕端对此联评价甚高,说它“简直是一首好诗。”“全联以伟大江山的‘明月皓无边’起兴,将慕其人,爱其诗文,怜其遭遇,种种复杂心情绾合交织后,又浓缩起来,纳入此寥寥三十六字之中,浑融无间,一气包举而成此联。而用词设色,亦复与东坡雄浑豪放的艺术风格融化到了无痕迹的地步。的确是一件极其完美而玲珑透剔的艺术精品。”此联约作于同、光年间,原有木刻,惜早已亡佚。1984年由著名书法家蓝广浩集祝枝山字重刻,悬于西湖孤山东坡纪念馆大门。

光绪四年(1878),张联桂(1838-1897)来守惠州,有政声,通文翰,工诗擅联,所作楹联“端庄流丽,见者无不推服。”曾与广东提督方耀建西湖红棉水榭,并撰一联,人以为“怀古苍茫,语亦超隽”:

放眼观古今,倘容判事于斯,愿学东坡先生,留一段冷泉佳话;

寄怀在山水,偶尔披襟过此,权借西湖名胜,作片时风月清谈。

后来,张联桂转任潮惠嘉道,驻节潮州。新任惠州太守杨霁重修白鹤峰东坡被,寄书请缀联额。张为书“笠屐南来”匾额,并榜一联:

寓惠旧题诗,忆当年父老儿童,我亦行骢容小驻;

上梁新致语,看此日人民城郭,公应化鹤复归来。

清光绪十八年(1892),广东学政徐琪(花农)巡按惠州,谒白鹤峰东坡祠,题联云:

当年文酒追陪,花木池台,曾见我公亲手定;

此日湖山供养,馨香俎豆,可知旧地去思多。

还有一副,见载于徐琪《粤东葺胜记》:

我久住西湖,晴好雨奇,曾向春堤吟柳色;

公连渡东海,珠崖儋耳,何如此地近梅花。

作者注明其为“惠州苏公祠联”。曾有论者称,这是题罗浮山东坡亭联,并说下联“地近梅花”系指罗浮山的梅花村,这其实是误解。考东坡寓居嘉寺(今桥东坡小学即其故址)时,曾写下三首著名的松风亭下梅花诗,声情跌宕,托物传神,盛传海内外,梅花成了东坡人格的象征,作者用此典事。盖当时松风亭已废,徐琪从归善张靖山(县城桃园主人)等绅缙议,于东坡祠东偏隙地捐建松风亭,这一副楹联,想来应是为易地新建的松风亭而作。

徐琪,字花农,号俞楼,仁和(今杭州)人。光绪六年(1880)进士。授编修、历任山西乡试副考官、广东学政、官至兵部侍郎。为晚清大儒俞樾弟子,工诗文、善书画。著有《粤东葺胜记》《苏海余波》等。

据旧时惠州父老传说,徐花农当年取士广东,多取美貌童子,文字之通与不通,反倒可以不计。故当时坊间有人作诗讥之云:

花农公子实花花,若论文章自系差。

但爱姿容能落雁,任凭文字乱涂鸦。

若非小姐求佳婿,定是夫人爱艾。

不有宋朝潘岳貌,劝君莫到学台衙。

按:艾,牡豕也,惠州话俗称猪牯。徐为学政,亦称学台。

坊间传说,未必确真,如今亦无从稽考其实。不过,据方志载述:徐琪在新建松风亭侧创松风文社,“每月于丰湖书院高才生中酌拨一二十名,为经古小课,其评定甲乙仍归丰湖山长主持。”另行捐洋一千元发商生息,用作奖励之资。此举对振兴惠州人文无疑有积极作用,应该在这里记上一笔。

(作者系惠州文化研究会副会长)



惠州市东江公共文化研究所 www.pqea.org
- 联系地址:惠州市演达一路20号三环装饰城D区华熙广场二楼204
电话:0752-2101539 2809310    传真:0752-2101539 -
  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