惠州东江、西枝江两岸整治启动“水上人家”将上岸安家


 

 

 

为建设珠三角绿色生态示范区、创建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,按照有关环境保护的规定,以人为本,惠州决定依法实施东江、西枝江综合整治和开发利用工作,对东江、西枝江整治段(东江中信大桥至铁路桥河段、西枝江东新桥至三环路桥及新开河全河段)范围内符合条件的船民和渔民进行上岸安置及对渔船、住家船和相关附属船只进行清理。按惠州“河长制”要求,为贯彻落实惠州市领导对整治东江、西枝江“窝棚船”等三无船只工作作出的指示和要求,扎实推进该项工作的实施,全市上下联动,密切配合,攻坚克难,集中治理,全面推进东江、西枝江综合治理工作,推动我市“绿水青山”与“金山银山”互融共赢的绿色化现化山水城市建设。

 

一、惠州“水上人家”

在惠州,可能很多人都没有真正留意过这样一群人:他们没有自己的房子,甚至连所谓的本地户口都没有,但是却在这个城市中携妻带子或者生儿育女生活了几年甚至几十年。他们,就是依然居住在美丽的东江和西枝江两岸的,少量的以打鱼为生的“水上人家”。

船,是这些打鱼人的房子和家,这些渔船长约8,他们一家3口或5口就定居在这些船上。船舱隔成了三间,分成饭厅、厨房和洗手间。住在船上,背景便是惠州市区。每条船就是一户人家。每次出入通过木板或者更小的船来摆渡。

这些渔民,大多是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响应“支援东江水运”的号召,从广西梧州、藤县顺流而下的船民。最盛之时,曾有1000多广西人在惠州跑水运和捕鱼。后几经变迁,大约还有200人在捕鱼,其中有很多人仍居住在水上。桥东市场码头、荷兰水乡以及下角铁路桥附近,正是这些渔民聚集之地。

解放前,水上人家均以个体营生,或运输货物,或钓鱼,生活苦楚,社会地位低下,被人嘲谓为艇家仔、船家佬。生命财产亦无保障,日怕兵,夜怕贼,晚间停航时都不敢靠岸停泊,时受勒索、打劫甚至被抢作人质(旧称钓参,须按劫者指定款额、时间、地点赎人),俗有“山里最苦黄连树,地上最苦水上人”之叹。

船民由于长年累月都受风、洪、礁、贼等客观恶境的威胁,故有“三分行船,七分险”的心理压力,形成了很多与陆上人不同的生活习惯。船不分大小,尾舱左为厨房,右为厅堂,为企求平安,万事如意,船厅上都置一神位,或挂一关公刀或贴挂一纸神像于船壁,下置香炉一个。其间,有天天敬香的,也有逢农历初一、十五烧香的;每次启航前,在临岸处烧香三品,生活稍裕者,还备上酒肉,以敬神灵,祈求保佑,解难除灾。每逢端午节,向河里投以粽子或肉菜,以示与陆上人同表对屈原之敬。除了这种祈求之外,他们在生活小节中,尽量以禁忌方式来抵御邪恶的侵扰。如船民委托他人或促其亲属找寻或取用物件和寻人时,其用语则使用找、揾、挎字眼。寻人称找人揾;捡东西、捡过来,称挎东西、挎过来,意忌寻为沉。又如在用具上,锅铲称锅顺。菜肴煮熟后,陆上人称铲菜,他们称搂菜或抢菜,铲忌船之搁浅和碰礁。当船解缆开航时,倘遇有他人招呼搭乘船,船即停航,改日再开,因搭相意为搁浅、塌翻之忌。平时用膳,其食具的匙羹、碗、碟、杯等,都须将口面朝天置放,不能反扑。行船时,倘有一例相违,其船则停,次日再开。反置忌翻船之兆。今定居陆岸者仍循此俗。

由于船民长期生活于船上,集劳动、膳食、休息、睡觉于一船,因而他们很讲究卫生。船上稍有一点泥沙、污物即提水冲洗或抹擦,垃圾、脏物一概随手抛入江河中。成人大小便,则在船旁处借助船蓬遮避就地解手;无船蓬时,则随意以斗笠或其他物件稍为遮掩下体;倘是行船,则朝向江河任意放便。他们长年赤足,不穿鞋袜,如遇陆上亲戚有喜请,即时买鞋穿着应付。据说,解放前,船民一生难得穿过两双鞋,他们都是“上船洗脚,下船赤脚”的。

船民在众多的人群中不难认出,甚至一眼就能辨别出其身份来。如在街上或陆岸上,见肩扛桡板而赤足者,不问则是渔()民。由于船艇中无置有椅、桌、台,凡是进餐、闲聊、待客都是蹲坐或盘坐于船板上,因而蹲和盘坐成为一种习惯,故在陆地上见有蹲坐和盘坐者,亦大都为船()民。今已定居陆岸者,家中虽有凳椅,成年人仍习惯蹲坐或盘坐于椅上。至于女船民,在形态上更有异于陆上女人,除赤足外,其最大特点是身腰笔直,臀部穹突,步架八字,胸脯前倾。陆岸人对她们有“艇家婆,屁股大过箩”之讥。这是女性船民在鱼艇或是在船上,都是在船尾或掌舵,或撑篙,或摇橹,或参与拉船,腰部着力劳作造成的。

由于船上生活时遭雨淋,船民又缺衣少穿,劳动者常穿湿衣。传说中,烟、酒可祛水湿,加上在夜航中或夜间捕鱼时,天籁地静,精神无以寄托,无聊中借烟酒刺激提神,故船民喜吸烟和饮酒,女性船民绝大多数亦吸烟,有“槟榔解闷,烟解愁”之谣。

船民饭食以大米、薯为主粮。菜肴,渔民以鱼为主,辅以蔬菜和干菜;运输船民,则以成鱼、萝卜干、梅菜、豆豉、榄角、腐乳等干菜为主,辅以肉和蔬菜,并视其航程远近,在起航地一次备足至终点地的用菜量。今定居于陆岸的成年人,仍喜欢食用上述各种干菜。至于柴薪,他们是不购的。做饭时是停航,则在附近岸上拾薪烧釜;如是行船,则使用平时在水面上或岸上随机拾得的储备柴薪。

水上人家的文化水平比陆岸上的人低,其原因有两个:一是流动性大,无法定居,难于接触学校。除该户陆岸上有亲人或是亲戚可寄居,生活水平又一般的子女有机会在岸上读上小学外,其余都是在“家庭学校”里受长辈口授和在社会活动中增长知识。二是由于以船为屋,且又漂泊于江河中,惟恐小孩跌落江河,用一布带绳将他牵绑于船中,肩背还背上一个木质葫芦,万一小孩不慎跌落江河时,既可增添浮力,使小孩不致一时淹死,又便于找寻者发现目标。这一绑,直到小孩能自个游泳时才予以解脱,成个自由人,这种长达数年的禁锢生活,使小船民失去了活泼的童年。无疑,这对他们的智力发育是一个严重的束缚。

除了以上这些“清规戒律”外,在某些生活、生产劳动中也有他们不成文的“制度”。雇或辞工,不须履行文书手续,只是以口头说定。辞工与否主要由受雇者的表现给雇主的印象如何而取舍。有一条规矩是被雇员工必须无条件遵照的,这就是新员工当被雇请后第一次进餐时蹲在某个方向的位置,在以后的日子里,都得蹲在该位用餐,不得另蹲他位,直至辞工时止。

在劳作上,渔民居小艇,或钩钓或网捕,视水域具体情况随机应变。网捕时,有个体独为,亦有众艇合围。夫妻艇者,妻处艇尾掌舵、划桨、摇橹,夫在船头撒网、下钓,得收后,男者售鱼,女者织补鱼网。运输船,多为自行船,木质,以5吨至15吨较多。赖以撑篙、人力缆拉、风帆三种方式为动力。逆风则落帆,以人拉、撑篙行船。拉船工有四至七人不等,人距一米,各有缆绳钩挂总缆,总缆固系于桅杆顶端,右行挂右肩,左行挂左肩,同步俯行。妇女多习泳,落水时一般能自救。行船时未经前船同意,不能超越,如后船桅杆高于前者,可随意超行。船行,负重船一般行至二三公里则一休,空轻船则四五公里一休。

 

二、“水上人家”摸排登记

在桥东江岸边,除了海事、渔政、水上派出所的工作船只外,多条大大小小的社会船只停泊岸边。这些船只大多的外观由于年久失修且缺乏管理显得十分破旧。在一艘满是锈迹的货船上,旧渔网、废油桶及各种废弃物横七竖八堆放其间,环境脏乱无人居住。

惠州海事局牵头组织惠城区政府、市城管执法局、市公安局、市海洋与渔业局、市交通运输局、市流动人口服务局及省东江航道局,对市区东江和西枝江流域的水面船只进行分段式摸排登记,为下一步整治行动做好前期调查取证工作。

工作人员对多艘岸边的船只进行喷漆标记,并对船主人的各种信息进行登记。据悉,两江四岸的许多船只多数是作为住家船,有些用于休闲娱乐,有些是废弃船,主要堆放杂物。

根据初步统计,在两江类似这样的住家船有100多艘,水上居住人员大概200多人。住在船上的人员生活条件较差,而且有的船存在较大安全隐患,在台风季节或者洪水季节,曾发生过漂移和翻沉的意外。

目前,政府部门已完成对市区两江四岸水面船舶的登记分类工作,对无证无牌的非法船只进行调查取证,届时将根据实际情况对不同类别的船只进行处理。

面对“渔民上岸”中的实际问题,惠州政府坚持以人为本,立足渔民利益,分析、协调解决具体问题。专门成立工作小组,在前期调查摸底中,工作组对每一位渔民、每一条渔船拍照记录,详细了解每一名渔民的情况,一户一档案,一户一对策,在政策允许前提下,解决实际问题。



惠州市东江公共文化研究所 www.pqea.org
- 联系地址:惠州市演达一路20号三环装饰城D区华熙广场二楼204
电话:0752-2101539 2809310    传真:0752-2101539 -
  •